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三肖期期准房价一力 >

樟树是春天的尺度

发布日期:2020-05-04 23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樟树开花了。他随着新洲区文化和旅游局的同志,从35公里开外的单位所在地,下沉到阳逻街军安南路永平社区,一晃两三个月了。

  他记得第一晚的帐篷值守是2月16日。那是首场严重的倒春寒之后,奇冷的日子。人就不说了,他觉得连樟树也在喊冷。

  几公里长的军安南路,两边只有樟树,很奇怪。虽然夹杂着一些黄叶、红叶,但绿仍是主流,是那种饱受寒冷折磨缺少生机的绿。许多树都长得很不景气,一副很怕冷的表情。

  那是他第一次值夜班,也是下沉伙伴们的第一次。下午,他和伙伴们冒着寒风,七手八脚搭帐篷时,已是下午5时了。帐篷搭好以后,没有通电,折叠床和床上用品都来不及准备。都以为不需要值夜了,突然电话通知,按指挥部要求,今天开始24小时值守。

  伙伴们都已习惯了多年的办公室生活,不说街头值守不习惯,单是熬夜,就够让人发怵的。

  晚上又冷又饿时,看到女同事留下的半包饼干,他曾几次伸出手,都咬咬牙放弃了。他曾宣称,一生都排斥这类东西。他宁愿坐着抽烟。到了深夜,他饿得后背贴了前胸,觉得再不给胃里添加点什么就不行了。于是站起身,跺跺脚,拿起了那半包饼干。

  过了几分钟,看到手中空空如也的包装袋,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。这玩意还真能吃,还真能用于填一个抽烟汉的肚子?

  枯坐了一夜。这是他人生中首次拥有的经历。清晨6点,趁着熹微的晨光,他走出帐篷,看军安南路上,那一排卫士一样的樟树。树梢小小的嫩蕾,摆出向人间试探的架式。有些先锋派的树梢上,已经含苞怒放,像极绿色的栀子花。

  他记得3月27日的那次夜班。老天爷又颁布了降温令,武汉的春天再次上演季节轮回,一夜退回到了冬天。

  之前已有好几次的狂风,总会让人疑心帐篷会被吹走,自从团队里的伙伴们,把帐篷用铁丝加固到两边的樟树上之后,风儿再怎么狂野鼓荡,都不再有帐篷失守之虞了。他开始感激樟树们的陪伴了。

  晚上10点多钟,值守的卡口安静了下来。他下意识地摸摸口袋,安静的时候,是他想抽烟的时候。

  白天还用过的打火机,现在怎么也不肯听使唤了。对抽烟汉来说,有烟没有打火机,相当于神枪手猎人有枪没子弹。

  你不晓得我几遭孽,淋着雨,深一脚浅一脚,找遍了军安南路,都没找到打火机。他第二天早上跟人讲起了打火机的故事。

  我一家家敲门,哪一家都不开门。害得我身上都淋湿了,忙中出乱,双脚踩到水沟里去了。打火机冇找到,鞋子都湿透了。他讲故事时,喜欢抬起脚看鞋子。伙伴们注意到,两只运动鞋还沾着污泥。

  故事还没完呢。你晓得今天早上5点钟,我遇到对面小区帐篷守夜人时,人家怎么说?

  不抽烟不等于没有打火机啊。我也是你们一样的思维,一次次找打火机,一次次绕过了那个帐篷,害得我苦熬了一晚上。

  他讲这笑话时,樟树梢的嫩苞都已次第打开,像在收听值守人的故事。他看着那新鲜的树叶,时有变成食叶鸟的冲动。甚至每每产生这树叶可以制成茶叶,甚至能搓成烟叶之类的荒诞想法。

  4月23日,又轮到他在帐篷值夜班。晚上9点多钟,一位老头骑着三轮摩托车过来。他已照例把小区卡口封好了,劝老人家干脆把车停在外面。

  老人家是老实人,就听他的。到了10点多钟,他在卡口转悠时发现,停在卡口外边的三轮车上满满的都是花鲢。

  他进入卡口内晃了一圈,不知道老人住哪里。正着急的时候,看到了帐篷搭电那家的女主人,于是便问:

  打完电话后,老人披着厚衣服出来,他帮忙拉开卡口的铁挡板,让老人把三轮车骑了进去。

  他帮老人拉开卡口,准备再去睡,不到3点钟,有位老太婆又来拉卡口铁挡板。是早起卖菜的人。

  他知道,马上环卫工人就要来了,在很多人的沉沉睡梦中,一天的序幕已经拉开。他稍微躺了一下,就起床,一边烧开水,一边欣赏军安南路上的这些樟树。

  4月份,樟树表演着绿的奇迹,现在它伸出世界上最好的绿叶,那是最疯狂的绿,没有之一。原来绿也是慢慢发育的,樟树的嫩叶如同雏鸟,慢慢退下嫩绒长出新鲜的羽毛,长成了世间最深沉的绿色羽毛。

  樟树梢早已趁人不备,伸出一根根的小茎。他一直不知道樟树打算干什么,现在认真看了一下,它开花了。

  高大的樟树,开着羞涩的小花。在他眼里,恍若桂花。虽然同是黄色的小花朵,但樟树花更低调一些。没有桂花香,没有桂花密,仿佛是要让一些风头给那瘦瘦的花茎——它只是花茎比桂花稍长一点。

  在这变幻莫测的春天,樟树也像下沉人员一样,在坚守着一些什么。他觉得,樟树拥有新的功能,它是春天的尺度,希望的尺度。即使不起眼的樟树花,也散布着春天的美好期望。

Power by DedeCms